新闻分类

设计
当前位置 :主页 > 设计 >

万把共享雨伞投放8天后难觅踪影 负责人回应-西部网 陕

来源:http://www.momtograndma.com 作者: 发表时间 : 2017-09-14 01:23 浏览 :

  记者李双双 实习生赵泉鉴报道

  随评

  一个月后,作为“共享e伞”在国内投放的第14座城市,昆明遇到了同样的情况,有知情人士爆料,这种共享雨伞只需要9.9元一把,但“共享e伞”昆明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把共享雨伞的成本价约为60元。“共享e伞”的创始人赵书平在接受采访时介绍,“目前我们伞的成本压缩到了60元。一把伞押金29元,加9元充值费。每半小时收5毛钱。一般连续下雨,我认为保守90天就能回本,快的话60天。此外,每把雨伞内侧面、伞柄等至少有6个位置可以拿来做广告。如果算5块钱一个位置,光是广告费就收回了30块钱。还有一个就是我们APP的植入广告。”

  这个将来是多久呢?“目前,昆明第一批一万把雨伞已经完全投放到位,但接下来要怎么投放、什么时候投放、投放多少得去问总公司。”郑新林说。

  难见共享雨伞身影

  调查

  一万把共享雨伞太少?

  共享经济涉及三大主体,即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供给方和共享经济平台。各主体都要践行以诚信为基础的治理理念,打造深度融合的城市信用体系,加强现代城市信用文化建设,以信用建设提升城市品质,保证共享经济的健康发展,提高居民幸福指数。

  作为一项新生事物,共享雨伞的到来,无疑为市民提供了诸多便利,但许多用户在使用过程中也产生了疑问,对此,记者采访了“共享e伞”负责人,为用户答疑解惑。

  押金退还速度太慢?

编辑:

  而除了押金管理模式可以借鉴共享单车的管理,就眼下共享雨伞在昆明的发展态势而言,要像共享单车那样划定摆放区域、规定运营人员相关维护运营职责显然难度很大,“共享雨伞现在的发展规模还有限,但当它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不排除我们会制定出台管理办法的可能。”李昆说。

  答疑

  一 孔

  “晴带雨伞饱带干粮。”看来,老祖宗的告诫又要被颠覆了。

  已组建运营团队进行管理

  6月22日,共享雨伞在杭州投放次日,就被城管要求“下架”。但在昆明,管理者的思路显然要开放得多。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道桥处处长李昆表示:“共享单车也好,共享雨伞也好,都是新生事物,它们都为市民出行提供了方便。作为管理部门来讲,我们不会很武断地说是允许还是不允许它在昆明发展,但我们会对共享雨伞接下来的发展给予高度关注。目前,共享雨伞占用公共资源进行经营活动的影响非常微小,但随着共享雨伞的发展,我们也会与其进行联系、对接,引导它规范发展。”

  在近来总是会突然降雨的昆明,这样一把随用随放的共享雨伞无疑非常便民。但投放8天过后,当记者再次来到当时的投放点沿线,却没有发现共享雨伞的身影。一万把共享雨伞,就这样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吗?

  6月14日,3万把共享雨伞投放到南昌的地铁口、公交站台、通道及街道上。7月3日,南昌当地媒体报道,“共享e伞”的3万把共享雨伞在投放半个月后,已经难觅踪影。

  值得关注的是,眼下,除了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在昆明还有共享汽车、共享电动车、共享充电宝等经济模式,相关部门该如何加强对共享经济的引导、监管,以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有声音建议,就押金问题而言,或许可以借鉴昆明对共享单车的管理模式。

  7月13日,“共享e伞”投放昆明第3天。塘子巷与北京路交叉路口还能见到几把共享雨伞,其中几把已经有了明显的使用痕迹。但就是这样的使用痕迹,让市民周毅恒想到了更远的层面,“这个共享雨伞会不会像共享单车那样有专门的运营团队?如果伞坏了、伞旧了有没有人进行修理、回收?还是就这么变成垃圾?”

  但有市民担心,“这个共享雨伞没有定位功能,只能依靠肉眼寻找,现在的投放量是一万把,又散到了市区各个地方,运营肯定是很困难的事情。如果运营不好的话,市民用起来也不方便。”

  此后,记者致电“共享e伞”的全国客服热线,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介绍,截至目前,共享雨伞的主要回收以破损雨伞为主要对象,信息的主要来源多依托于用户反馈。其他的雨伞则完全需要靠用户间的传递随机流转。

  共享多元化

  而这家共享雨伞公司此前也表示,在首批共享雨伞投放之后,将来,还将按照人口和雨伞10:1的比例,在昆明继续投放。

  在投放点东风东路的一心堂药店门口,也没有看到共享雨伞的身影。据在塘子巷地铁站口工作的环卫工人马祖琼回忆:“当天公司在地铁站投放了大约20把雨伞,两三天之内就被一扫而空了。这么多天来,从来没有见人来还伞。”而在塘子巷地铁站附近进行志愿服务的春城志愿者李朝六也表示:“虽然伞都被取光了,但没见有人来增加投放。”

  未来10人将有一把共享雨伞

  但令人好奇的是,当记者用微信钱包零钱支付押金后,系统依旧显示,押金退回时间在2天到15天。

  7月10日晚,共享雨伞落地昆明,共享雨伞品牌“共享e伞”在北京路、白塔路、青年路、拓东路、东风东路、人民东路、人民西路等路段的人流密集地区首批投放一万把供市民使用。微信扫一扫伞把上的二维码,注册账号,缴纳29元押金,再充值最低9元,然后输入伞身编号,拨动密码盘,30秒内即可开锁使用,每半小时借用开销为5毛钱。

  伞坏了旧了有人管吗?

  那么,这么多投放的共享雨伞都去哪儿了呢?

  押金收取或可借鉴共享单车模式

  共享雨伞成本低廉?

  思考

8天后 共享雨伞不见了。记者杨艳辉摄

  对此,郑新林解释,“尽管‘共享e伞’刚刚落地昆明,但我们已经组建了一支运营团队。运营人员会依据总部发来的故障伞位置信息以及日常巡查发现故障伞,加大对共享雨伞的管理运营。”

  从文章中可以看到,对于这一新鲜事物,市民、商家、城市管理者都还有一个适应过程。回想当初共享单车登陆昆明,也是经历了由乱到治。如今,共享单车的发展算是进入有序阶段。正因为有了之前的一些经验,共享雨伞就该吃车的一堑长伞的一智,有些可以预料的问题,需要及早做出预案,少走弯路,而不能等问题扎推了再来应付,就会手足无措。

  有声音质疑“圈钱”,商家也作了回应。是是非非,当由市场检验,也有待后续观察。但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商家都是需要通过某种载体获利的,只是在赚钱的过程中,如何找到一个各方都接受的平衡点,在获利的同时,用心用情做好服务,获取良心钱。市民在支付一定费用后,得到周到的服务,提升幸福指数。这应该是共享雨伞的初衷,均衡各方利益,各取所需,尽量做到大家满意,实现共享共赢。

  对此,“共享e伞”昆明负责人郑新林回复称,“我们的共享雨伞属于无桩式投放,并没有要求用户哪里借的还回哪里,而是看用户方便,不下雨的时候可以顺手把雨伞放置在下一位用户方便取用的地方。所以在我们的投放点沿线看不到共享雨伞的身影是很正常的。它们可能已经通过不同的用户流散到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

  昨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位于青年路上的首批投放点昆明剧院和新世界百货,人行道护栏边已经没有共享雨伞的身影。

  事实上,共享单车进入昆明之初,也面对过用户押金形成的资金池是否安全的问题。而在今年6月开始正式施行的《昆明市关于规范共享单车管理的实施意见(试行)》中明确,要建立完善的押金管理制度。收取押金的共享单车企业,须委托有资质的金融机构监管;用户要求退还押金的,退还时间不得超过两个工作日。

  共享雨伞赢利点在伞身广告

  不能不说,生活在当今世界,越来越方便、省心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商家做不到的。在这个雨季,一万把共享雨伞登陆昆明试水。从目前情况看,各种声音不断,但不能就此拿市民素质说事。尽管有一些伞暂时不知所踪,但一定是有原因的,比如使用者找不到伞该去的地方,甚至就没有设置伞的归处,归还就是一个问题了。

  银行卡归属与退还速度挂钩

  “现在街头很难找到共享雨伞,可能是因为投放量不够,这一万把共享雨伞都是投放在市区人流量大的地方,很快会被人流带到各个地方。共享雨伞要想做到让市民能方便地找到伞、找到好伞用还有一个发展时间。”市民曾雨衡分析。

  一把伞的成本价约为60元

刚投放北京路上投放的共享雨伞。云南网

  针对押金退还慢的问题,“共享e伞”方面回复,“因为用户银行卡不同的原因,所以押金退还速度有所不同。”

  在看到共享雨伞在昆明投放的新闻后,市民宋显康立即打开这家共享雨伞企业的微信公众号,“我点进去以后发现,要想使用共享雨伞的话,需要先交29元的押金,最低充值9元钱才可以。但是我交了押金以后发现,附近没有可以使用的共享雨伞,我就想退押金。但是从7月14日到18日,我都没有收到退回的押金。虽然钱不算多,但很多用户的押金聚在一起也还是笔不小的数目。如果共享雨伞投放量持续扩大,用户持续增多,押金资金池安全将成为一个不可小觑的问题。”

  昆明向来是一个包容、开放的城市,对于各种新鲜事物,都会积极接纳,共同发展。共享雨伞的登陆,只是共享理念的冰山一角。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共享经济这一新的经济模式将会越来越深入人心,共享的理念将会呈现“爆炸式”的发展态势,在昆明这块投资兴业的高地上不断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共享越来越多元化,将助力提升市民生活品质,是发展的趋势。

  提升生活品质